抢红包成赌局 恐涉嫌犯罪

原标题:抢红包成赌局 恐涉嫌犯罪

法制晚报讯(记者 蔡卫卫 王雯雯)过年了,大家都会在微信群抢红包图个喜庆,但经过一些人不断“创新”,某些抢红包就逐渐趋向一种新型网络犯罪。利用微信发红包赌博,一样属于赌博行为,希望大家能引以为戒,增强自己的法律意识,远离网络赌博行为。

春节已至,相信每个人都被亲友们的各种红包包围着,红包有若干种,既有长辈对晚辈成长的殷切希望和祝福,也有晚辈对长辈的孝敬之心与感恩,更有朋友同事间的相互勉励加挂念,总之,红包是感情传递的一种方式,是传统中国文化中不可或缺的春节元素。

近几年,随着微信的火热,微信红包在某些场合渐渐替代了实物红包。然而,在微信红包火热的背后,有人利用微信红包分配的随机性,在春节期间将“微信红包+微信群”打造成网络赌场。由于普通的网民或微信用户普遍缺乏对“抢红包”游戏和“网络赌博”的区分能力,导致很多人在参与微信群抢红包时不慎陷入赌局,少则损失百十元,多则上千万。

红包赌博

接龙、扫雷花样多

微信已限制2300涉赌群

利用微信红包进行赌博,究竟是怎么玩的呢?其中一种玩法就是“接龙”。接龙就是一个人发一个固定金额的红包,之后大家抢,抢到金额最小的人必须再发一个固定金额的红包。对于发红包者或者抢红包者而言,红包金额中最小的这个红包便是一个不确定的结果因素。在此规则下,没有抢到金额最小的红包者,其抢到的其他红包金额是其获利所得,即赢者;抢到了这个金额最小的红包者需要根据上述规则,再发一个等同于之前红包总金额的红包。由此,在本局中支出大于收入,当然属于该局抢红包中的输者。

第二种是进行“扫雷”。在群主的组织下,群成员按照规则发红包数额自定,小数点前面的数字代表钱数,后面的数字代表雷数,群主可以无限抢红包,中雷不用发,但是当遇到顺子豹子时,要为群成员提供福利。

除此之外,还有猜红包位数、比较红包尾数大小等方式。

日前,微信官方公众号发布公告称,由于每年春节前后都是网络赌博高峰期,而微信团队对此一直保持零容忍态度,因此采取了系列持续性的打击措施,并将在春节期间保持高压的打击态势。

据其官方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微信团队通过用户举报数据,经过核实取证,已经对2300个涉赌微信群进行了限制群功能处理,对3万多个账号进行了限制功能使用或限制登录等阶梯式处罚。

案例1

微信群内“埋雷”

赌资流水上百万

2017年春节刚过完没多久,广西贺州市公安局信都派出所接到群众举报,称有人利用微信抢红包组建赌博群,有的人甚至一天输掉上万元。根据举报线索,信都派出所立即展开了调查,在掌握核实了情况后,抓获了5名嫌疑人。

2018年1月10日上午,广西贺州市八步区人民法院对微信红包赌博案进行了一审公开开庭审理。公诉机关指控,2017年2月至4月期间,被告人杨某以及在逃的黄某,经过商量合谋共同建立微信群,在微信群内以“埋雷”的方式开设赌场营利。

其中杨某负责建立更换微信群、管理账目、管理抢红包号等日常工作,黄某出资8万元人民币负责赌博群的赔付工作,被告人戚某后入股5000元人民币也负责赌博群的赔付工作。赌博群每日开设两场赌博,每天都有50至60人在群里参赌。被告人杨某表示,一般发五包六包,如果发五包,买一个尾数中了就两倍。从2017年2月开始至案发,该案赌资流水达100万元人民币。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杨某、戚某开设赌场,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零三条第二款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开设赌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法庭将择期宣判。

案例2

红包“斗牛”比大小

涉案上千万元

2月8日,浙江省湖州市南浔区公安分局查获一起利用微信红包“斗牛”,涉案上千万元的网络赌博案。

2017年11月,南浔区城西派出所收到网格信息员反映:有人在微信群里利用红包进行赌博。得知该线索后,民警迅速开展调查取证工作,在掌握充分证据后,于2018年1月4日22时30分许先后在东迁方丈港村将犯罪嫌疑人朱某和范某抓捕归案,初步查明涉案金额1000万余元。

经查,朱某系南浔东迁人,女,28岁,曾经是某银行的工作人员,年入7万,但因自己好赌,赌博输了20多万元,入不敷出,便在辞职后学会了微信赌博群的赌博套利方式。自2017年6月起,她每天设立一个规模为80人左右的微信赌博群,以“斗牛”(比大小)的方式吸引群成员参与赌博,当天赌博结束后解散该群,次日再次设立微信群进行赌博。朱某聘请其朋友范某为财务,在微信群中发文字告知参赌人员赌博规则,收取赌资并负责赔付兑现。按照参赌人员下注总数和庄家输赢情况,朱某按2%-5%不等进行抽头营利,非法获利100万余元。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9713qp.com/niuniuyouxi/wandouniu/20190618/15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