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牛士”谭旭光

“斗牛士”谭旭光

文 · 记者 饶恒

《国资报告》杂志2018年第12期

微信公号ID:guozibaogao

1977年的最后一天,背着小黄包、16岁刚刚高中毕业的谭旭光进入潍坊柴油机厂(潍柴前身)参加工作。改革开放40年,潍柴几度沉浮,谭旭光几乎全程经历。到如今,谭旭光已经做了20年的潍柴一把手。

执掌潍柴期间,个性鲜明的谭旭光几经坎坷,始终痴心不改,坚守在国有企业改革发展一线,因为每有惊人之举,人送外号“谭疯子”“谭二刀”“谭大胆”,他则自称“斗牛士”,“越是遇到困难,越是遇到挑战,就越有激情。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斗牛士”谭旭光

当新一轮国企改革的号角在齐鲁大地吹响,谭旭光再度迎接挑战,任职第4个董事长职务——中国重汽董事长。在宣布任命的大会上,谭旭光说:“当今天宣布我任职这一时刻,全世界的商用车集团都将会发生剧烈地震。”

“不争第一,就是在混”

1977年12月31日,高中毕业后的谭旭光进入潍柴厂,被分配至研究所搞产品试验。学生时代在文革中度过,谭旭光基本荒废了学业。参加工作后,他深刻感受到了知识匮乏的后果。入职之初,不管白天工作多么累,谭旭光晚上都要看书到一两点。

一边实践一边学习,十年时间,谭旭光对柴油机产品也渐渐有了完整系统的认识,拿了一堆奖状,也磨砺了敢吃苦、敢干事的性格。在谭旭光眼中,“不争第一,就是在混”,此后这句话逐渐成为潍柴企业文化的一部分。

1987年,潍柴厂响应国家出口创汇的号召,组建外贸小组。脑子灵、嘴皮子利索的谭旭光被调去做了业务员。一年后,他代表企业前往北京主管部门递交申请,破天荒从机械工业部争取到了一个政策:潍柴被允许在广交会上单独设立自己的展厅。潍柴由此成为全行业第一个越过进出口公司,直接和外商做生意的企业。

厂长对谭旭光的突破能力颇为赏识,将他派往印尼,任首席商务代表。一年时间,谭旭光先后走遍了3000多个岛屿,发展了300多个代理商,潍柴发动机在印尼的销量增长了十几倍。回国后,谭旭光出任潍柴外贸公司总经理。此后的五年,潍柴的外贸出口总量从30万美元做到了4000万美元,占据潍柴年度总销量半壁江山,一不小心打造了当年中国机械行业出口第一名。

90年代末,和很多国有企业一样,在向市场经济转轨的过程中,潍柴遭遇了外部市场和政策环境,以及企业内部机制问题的双重挤压,面临倒闭的风险。

1998年,就在谭旭光考虑是否要离开潍柴时,忽然接到了一纸任命,出任潍柴厂厂长。

当时大中型国企的一把手大都在50岁以上,而谭旭光才37岁。没有一个亲人赞同他出任潍柴厂厂长:那是为一万多个饭碗寻找出路的事情,一旦搞砸了,全家人都会成为潍柴历史的罪人。

不过,也没有一个潍柴人愿意看到潍柴就此垮掉,谭旭光也不例外。

“拓荒牛”约法三章

在任命书下达的同时,谭旭光还被告知,全厂13600人,账面上全部资金仅有8万元,内债外债高达3亿元,负债率98%,处在破产的边缘。

当时,厂里已经拖欠工人6个月工资,管理崩盘,人心涣散,基本处于停产状态。谭旭光发现,全厂一天开支高达65万元,职工的水电气暖费用都是免费的。他首先找到自己的父亲,说自己要推行改革,不管是谁,水电气暖都要收费。父亲告诉他,你这样做,潍柴人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把你淹死。

政策发布后,厂里的老干部去谭旭光父亲家里讨说法,他父亲给了一句话:你们来找我干什么,他连他爹都不认了。

上任后不久,谭旭光召开千人大会发表就职演说,他向全厂干部职工承诺:15天内补发两个月工资。同时约法三章:第一,不当老好人,不做太平官;第二,要求职工做到的,自己首先做到,不允许职工做的,自己坚决不做;第三,恳请广大干部职工,对厂领导的每一个决策和行为进行监督。

“斗牛士”谭旭光

1998年6月27日,谭旭光在就职演说中提出《约法三章》

谭旭光把改革的第一刀挥向人事制度改革:全厂34个管理部室被削掉了13个,349名科级以上干部被免职,400多名管理人员被分流,3000多个岗位被取消或合并,1700名空余人员被重新安置,全厂人数优化到7000人,700多名管理干部减到只剩200多名……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9713qp.com/shoujidouniu/weixindouniudaili/20190105/450.html